大丈夫最应该关心什么?厚德乾宸:受恩深处报

中国人有一种特殊而浓厚的“恩”思想。 恩,指别人给我们的恩惠。人活在世界上,其实自己的能力只是很小甚或微不足道的,全靠别人给我们的帮忙。但别人本来没义务帮我们,所以一切帮助都是恩情。 帮我们最多的,当然是身边的人,父母、兄弟、夫妻、亲戚、师长、朋友。一圈圈扩大到陌生人、社会、国家,我们都有受惠于他们之处。佛教《大乘本生心地观经》说佛告五百长者:“我今为汝分别演说世出世间有恩之处:一、父母恩,二、众生恩,三、国王恩,四、三宝恩。如是四恩,一切众生平等荷负。”讲的也是这个意思。 对于这些恩,我们都要懂得报答。 可是世情难料,人与人之间也常不能永保恩情坚固。一旦夫妻道绝、朋友反目,总会令人黯然神伤。汉代班婕妤《怨歌行》:“弃捐箧笥中,恩情中道绝。”唐代张鷟《游仙窟》:“希君掌中握,勿使恩情歇。”唐戴叔伦《夫妇怨》:“出门不敢啼,风悲日凄凄。心知恩义絶,谁忍分明别。”元代马致远《任风子》第三折:“咱两个恩断义绝,花残月缺,再谁恋锦帐罗帏”等等,讲的都是这种无奈与痛苦。 由此而幡然成仇的也不少。都觉得自己吃亏了,所以要报仇雪恨、愤然开撕。于是,本该报恩的,现在却报起仇来,厮杀惨烈。 眼前就有些现成的例子。有的是明明就靠着别人的力量出头,却强力声明一切靠自己;有的是夫妻合作创业,结果夺位争产大战,令人如看狗血剧,唏嘘不已。

古人很少关于知恩报恩推恩方面的论文,而热衷于用戏曲小说来阐扬这套思想,就是这个缘故。 最早也最重要的戏,是目连救母故事。南北朝开始,佛教徒就讲说这个故事,唐朝发展出变文,大为流行,后遂成为目连戏。 它是目前可考的第一个剧目,被誉为中国“戏祖”。最早见于南宋盂元老撰《东京梦华录》,据说北宋时已经极为流行:“构肆乐人,自过七夕,便般目连救母杂剧,直至十五日止。”明万历年间,郑之珍在杂剧、变文及传说的基础上写出《新编目连救母劝善戏文》,愈发风靡全国。清代,乾隆年间内廷编演的《劝善金科》,全剧更达到不可思议的240出。目连戏遍及全国朝野,甚至远传东南亚。 目连戏是极复杂的“文艺现象”,包容多种艺术。形式上,它是中国最大的戏。在思想内容方面溶合儒、释、道;演出时,有脚色行当、唱做念打,包容各种杂技、歌舞、百戏。又吸收了各地民歌、小调、徽腔、道士音乐等等。穿插了不少杂耍,如度索、翻桌、蹬坛、跳索、跳圈、窜火等。还有许多可以独立的民间故事折子戏,如《下山》、《哑子背疯婆》、《王婆骂鸡》、《赵花打老子》等。 此外还有花目连。正目连演刘氏不仁不义,杀狗开荤,死后被打入地狱。目莲为救母亲,不畏艰辛,得观世音帮助,历尽艰险,赴西天取得真经,修成正果。如来佛祖赐其法杖,破开地狱,从血湖中救出母亲,同返天堂。花目连则分倒精忠和顺精忠两部,演岳飞抗金,秦桧东窗密谋,风波亭屈死岳飞,疯僧怒打秦桧等。因此这戏可谓包罗万象。 元杂剧中报恩主题的戏也极多,如无名氏《孟德耀举案齐眉》,讲富家千金孟光不顾贫富悬殊,嫁给穷书生梁鸿,突出夫妻间的恩义。无名氏《争报恩三虎下山》,写梁山泊关胜、徐宁、花荣三人下山搭救义姊李千娇。李寿卿《说专诸伍员吹箫》,说伍子胥吹箫乞食,遇到孝子壮士专诸相助。无名氏《朱太守风雪渔樵记》,说穷书生朱买臣入赘刘家事。 小说中报恩主题类也极多,例如唐人传奇《柳毅传》:小龙女报答柳毅传书的解救之恩而嫁给他。《任氏传》:狐仙任氏感恩郑六痴情而与他在一起。《李章武传》:人妻王氏报答李章武的痴情,死了还与他人鬼相会。《李娃传》:李娃被老鸨欺压并被迫遗弃郑元和,后来解救他并督促他取得功名,终成眷属等等。明人《警世通言》中《老门生三世报恩》《桂员外穷途忏悔》《吕大郎还金完骨肉》《俞伯牙摔琴酬知音》《乐小舍拚生觅偶》《李谪仙醉草吓蛮书》《穷马周遭际卖锤媪》《赵太祖千里送京娘》等也都与报恩有关。
上一篇:国学教育:简论“顺其自然而不任其自然”的儿
下一篇:孩子学习国学的好处是什么?孩子如何学习国学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